快手成人版下载

标签: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元卿凌眸光看向别处,“我在意,我以为你跟她们在一起了。”

宇文皓眸子里燃起了灿烂的火焰,“你为什么会在意?你不是让本王休了你吗?”

元卿凌想了半响,有些话,还是说不出来,颓然地站起来,“算了,我回去了,王爷早点休息。”

她转身,他一手拉住她的手腕。

“别走!”他站起来,拖她入怀,唇随即压了上来,做一件他想做了很久的事情,那就是狠狠地吻她。

绮罗连忙在外头把门关上,不许任何人惊扰了王爷和王妃。

这一个吻,把这些天压抑的思念部爆发出来,唇点燃了一把一把的火焰,理智都被焚烧殆尽。

元卿凌被他抱在了床榻上,衣衫半落,那一个吻几乎耗费了她所有的氧气,大脑在严重地缺氧中,身发软,无法思考。

他的手在身体上漫游,最后落在了胸口上,他的头也埋入其间,像一个饕餮客,疯狂地碾磨。

元卿凌十分紧张,一直喘气,像弥补脑子缺失的氧气,身子轻颤,不知所措。

她仓皇抬头看他眸色幽深的眸子,睫毛惊慌忽闪。

紫荆花树下唯美文艺女孩图片

“可以吗?”他眼底有迷乱,忍耐着问了她。

元卿凌屏住呼吸,片刻,她避开眼睛,声音微颤,“嗯!”

他一手撑住身子,一手抚摸她的脸,唇吻下,底下缓缓移动。

元卿凌便觉得一阵尖锐的痛。

不是第一次,为什么还是那么痛?她轻蹙眉头,忍下即将溢出的惊呼声。

宇文皓停下了动作,见鬼,他也紧张得要命。

“很痛吗?我可以停下。”他说。

她轻轻咬唇,摇头,眸光在那一瞬间坚毅起来,因为看到了他眼底的痛惜。

就那么一瞬间,她不管不顾,人是在应该疯狂的时候,做些疯狂的事情。

疯狂蔓延!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切静止。

他抱着她,紧紧地抱着,她身体还在颤抖,一直轻轻地喘气。

“困吗?”他在她耳边问道。

“不困!”元卿凌说,有些不敢看他。

她不是那么矫情的人,但是,这时候确实不宜太豪迈。

他翻身压上来,唇落了下来,“我也不困。”

前些天,元卿凌都没睡好,今晚,大概也不能睡了。

他身上的酒味已经部散尽,天边开始泛白,有淡淡光芒投射进来。

天要亮了。

“你今天不要去六弟那边了,好好睡一下。”宇文皓抱着她道。

“不能不去的,今天还是得打针。”元卿凌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身子像被车碾过一样,又累又痛。

“那本王送你去,你争取打了针之后睡一下。”

“别送了,你继续睡,顾司会送我的。”元卿凌抬头看他的眼睛,经过昨晚,许多事情都变了,他在她的眼里,也变得特别的清润俊美。

有柔柔的欢喜,从心田里慢慢地渗出。

不记得是谁说过,女人一旦委身给了一个男人,便会生出一份母爱来。

他的手贪婪地在她的身体上滑过,落在胸口的那一瞬间,元卿凌一手握住,坚定地摇头,“不了。”

再来一次,她会累死的。

她已经连分开腿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宇文皓轻叹,“我今晚早些回,你也早些回。”

元卿凌枕在他的胸前,“让我再躺一下,我累得很。”

宇文皓心疼,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后背。

“你会不会觉得很奇怪?我们一下子就这样了。”元卿凌问道。

宇文皓道:“不奇怪啊,你觉得奇怪吗?”

“我就是觉得有点不真实,像是在做梦一样。”元卿凌手指绞着头发丝,实在是一点都不真实啊。

宇文皓喃喃地道,“是啊,像做梦一样。”

哪里止像做梦?简直整个人生都似乎颠覆了一般。

他的手,慢慢地滑落她,“你曾跟父皇说过,会在一年之内,生一个孙子给他抱的。”

那是敷衍的话。

“子女缘分,求不得。”元卿凌道,她必须得吃事后药才行,希望药箱里有。

“是啊,求不得。”他说,心里希望吗?当然希望。

不为其他,只为这个梦的延续。

最后,两人依依不舍地起床,其嬷嬷和绿芽都过来这边伺候了,大家谁都没说什么,倒是绿芽,十分好奇地看了床榻一眼,怎地那么凌乱啊?昨晚打仗了吗?

随即被其嬷嬷打了一下脑袋,“还不赶紧去送早膳过来?”

绿芽哦了一声,立刻便出去。

吃早饭的时候,元卿凌看了他一眼道:“那徐一……”

“绮罗!”宇文皓抬头,“告知汤阳,叫他把徐一叫回来。”

“是!”绮罗感激地看了元卿凌一眼,徐一虽然没出息,但是有他在的时候,日子还是挺快活的。

宇文皓把手里的桂花糕塞进元卿凌的嘴里,“吃。”

“饱了。”元卿凌早饭吃不多,加上昨晚睡不够,更没胃口。

“多吃点,看你瘦的。”宇文皓掐了她的脸蛋一下,“就这张脸还能见人了。”

元卿凌白了他一眼,“你的脸今天可见不了人。”

之前是花猫,今天简直就是乱七八糟。

宇文皓现在一点都不在乎,“如果衙门里的人问起,就说被媳妇揍了。”

元卿凌笑了,“不怕丢人了?”

“被媳妇揍怎么会丢人?那是荣幸。”他义正辞严。

元卿凌没好气地道:“对了,问你个事,为什么外头的人会说我把你那两个女人揍了一顿,还赶下床什么的,父皇还传召你入宫问了是吗?”

宇文皓点头,“确实有这事,父皇还训斥了我一顿。”

“那你怎么解释?”

他看了她一眼道:“不解释,你那时候不理我,我心里不好受,什么都不想解释,就让父皇骂了一顿。”

元卿凌气结,“你怎么那么傻啊?什么都不解释多吃亏,你又没做过。”

“但是你认为我做了。”

元卿凌严肃地道:“我明天入宫去为你辩解,父皇原先就不待见你,现在还出了这事,心里不知道怎么想你呢,还有,这事为什么会传出去的?府中的下人要查一下了,这传出去不要紧,却是歪曲了事实。”

宇文皓微微笑,这才是楚王府当家主母该有的气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