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黄污下载

标签: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元卿凌没听她们姐妹说过这事,这会儿才第一次听说,她看着袁咏意,甚是羡慕,“放下一切,走遍大江南北需要很大的勇气,你很勇敢。”

“真的?”袁咏意很惊喜,“其实祖母他们不是很赞成,是我自己坚持的,有元姐姐这句话,我就坚定了信心。”

“去吧,趁着年轻,出去多见识见识,是好事。”元卿凌鼓励道。

袁咏意顿时坚定了要出去的决心,为了偶像的鼓励。

元卿凌自然不知道,这番鼓励,会被齐王背地里怎生的诅咒。

马车往明月庵方向走去。

天气寒冷,大街上没几个人走,风吹得长街乱叶飞舞,酒家旗帜飞扬,有镖局的人押着货物走过,元卿凌掀起帘子看出去,感觉很有武侠风。

明月庵在城外,需要出城门。

太平盛世,出城门也不需要检查,直接就过了。

“汤大人吹得眉毛都染了白霜。”阿四凑头出去看了一下,笑着说。

汤阳爽朗一笑,“不妨,这样才更有韵味。”

花墙处高冷美女纤纤玉指拨长发柔美图片

大家都笑了。

明月庵,就在十里亭的弯道上去。

停下了马车之后,需要走一段路上山,不过也不远,走大概一炷香的功夫便可抵达。

元卿凌走得吃力一些,因为肚子到底是大了,她必须双手撑住腰才能走。

幸好有蛮儿和阿四搀扶着,才叫她不至于太辛苦。

终于抵达明月庵。

刚进了庵堂大门,便见里头传来惊叫声,听得是乱作一团的样子。

阿四和蛮儿立刻护着元卿凌,徐一和汤阳飞快跑进去。

一名身穿绿衣看似丫鬟模样的少女跑出来,急乱的脸色都白了,汤阳拦下,问道:“怎么了?里头发生什么事?”

那丫鬟急声道:“方才有个贼人潜在佛像后头,忽然跳出来把我家老夫人吓得病发,我要赶紧去找大夫。”

汤阳闻言,连忙回头看着元卿凌,元卿凌一个转身,取出了药箱,上前拉住那丫鬟,“你家老夫人有什么病?快带我去,我是大夫。”

丫鬟大喜,带着元卿凌往里走,一边道:“我家老夫人有心疾,受不得惊吓,如今胸口绞痛,几乎昏死过去了。”

心脏病发?

元卿凌急忙走进去,走得太急,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就摔倒,幸好蛮儿在旁边扶着。

进德里头,只见庵堂正殿里头,有一位身穿黑色团花图案衣裳的老妇人躺在了地上,好多人围着,又是掐人中又是揉太阳穴的,那老夫人嘴唇紫绀,双眼紧闭,确实昏了过去。

其中有一名尼姑拿了一杯不知道什么东西过来,“快,给老夫人喝下神符水,尚能救一命。”

“不行了,不呼吸了……”有一名丫鬟大哭出来。

元卿凌大喝一声,“快让开,别堵着她。”

阿四和蛮儿立刻上前,把众人拉开。

元卿凌艰难地撑着腰跪下来,发现呼吸心跳脉搏无,她连忙跨跪在老夫人的身上,抬起头吩咐蛮儿和阿四,“取个软垫,垫住她的肩膀,快……”

阿四怔了一下,“王妃,没气了。”

元卿凌厉声道:“快!”

阿四连忙从旁边取了一个蒲团过来垫住老夫人的肩膀,然后无措地蹲在一旁,不知道怎么帮忙。

元卿凌道:“托住她的颈部,让她的头昂起。”

阿四便按照元卿凌的吩咐伸手托住那位老夫人的颈部,迫使她的头昂起来,让气道顺畅。

元卿凌开始做心肺复苏,双掌压上胸口摁压,然后人工呼吸。

旁边有人惊叫,“不得这般无礼,快放开老夫人。”

也有人在哭,在喊着,有尼姑跑出进来说贼人逃去无踪,现场乱成一团,喧闹声不断地干扰着。

汤阳怒喝一声,“都给我闭嘴,想老夫人活命的,都闭嘴,别惊扰了大夫救人。”

汤阳威仪,这一声怒吼,众人顿时闭嘴噤声。

元卿凌见没反应,对汤阳道:“汤大人,你过来,继续做我方才的动作,看着,手掌落在胸骨正中,另外一手摁压下去,力气适当,要平均,均匀,稳定,不可过急过快。”

汤阳临危受命,但是方才一直盯着元卿凌的动作,心里便有数,他蹲下来接替了元卿凌的位置继续做心外压。

元卿凌则打开药箱,取出肾上腺素,吩咐蛮儿对老夫人的嘴吹气,然后给老夫人注射肾上腺素。

老夫人是出现休克,为避免脑损伤,她叫人出去取冰雪,覆盖老夫人的头部。

在场的人虽然不认识他们,但是见他们极力抢救,眼下也没办法,只能按照她的话去做。

冰取了过来,用布包住放在老夫人的头上,元卿凌让汤阳退开,继续由她做心肺复苏。

她一路上来,本来已经耗费了不少力气,如今一顿抢救,她已经快没有力气了。

当老夫人的心跳脉搏恢复的时候,她自己也累得瘫在地上,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阿四和蛮儿过来扶她,她摆摆手,近乎虚脱地道:“别碰我,先让我歇一口气……”

那边,老夫人悠悠转醒,但是意识还没完恢复。

在场的人见了,都震惊得不能自已,这怎么可能呢?分明人都没气了,怎么还能活过来?

尼姑们跪在地上,对着佛像参拜,“老夫人虔诚,感动了佛爷,是佛爷显灵了。”

元卿凌慢慢地爬起来,依旧跪在老夫人的面前,轻轻拍打脸,“老夫人,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?知道自己在哪里吗?还记得发生什么事吗?”

老夫人眸光有些散涣,嘴唇颤动了一下,慢慢地聚焦看着元卿凌,“老身沈氏,在明月庵供拜佛爷,忽然……忽然有贼人……”

她艰难地转了转眸子,看着周边的人,才有死而复生的真实感,“老身没死?”

元卿凌舒了口气,“您暂时没事了,但是,需要静养,您若信得过我,我给您一些药,您这几日都得吃,而且,不能下山,必须卧床静养。”

老夫人看着她,似乎还有些迟钝。

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嬷嬷上前,对着元卿凌就跪下拜谢,“多谢夫人救命之恩,敢问夫人尊姓大名,尊门何处?等老夫人病愈,定登门致谢!”

元卿凌摆摆手,“致谢不必了,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,我是来上香,护佑家宅安宁的,所以佛爷尊前,就不必留名,你们赶紧安置老夫人,不可叫她一直躺在地上,但是搬动的时候,必须注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