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maomiav最新域址

标签:

午后,燥热渐起,街上少行人,都在阴凉处摇扇闲聊或小憩,一队兵马司的巡逻地无精打采的游荡着。

皇城根下亦有百姓在乘凉已是见怪不怪,只要不是晚间来此,便不会被驱赶。

一辆马车至皇城东安门外停下,有百姓好奇的想瞧瞧是谁,却只看到个背影,一袭青衫隐入皇城门内。

乾清宫内,有冰块降暑,宫女摇扇,崇祯帝放下手中书,挥退宫女赐座常宇:“谈妥了?”

常宇拱手道:“三年”。

嘿,崇祯帝一脸惊喜:“你可比朕还会狮子大张口”。常宇苦笑道:“臣,本以为他们要砍个价,故而高叫了些等还价呢,谁知三人或许想太多了,竟没怎么还价就应了”。

“那只能说,他们捞的远比咱们猜测得多”崇祯帝呼了口气:“不过既已应了此事便罢了,多了他们不会退,少了朕也不打算补,三年的自足自给倒也让朝廷身上担子略轻一下”。

常宇嗯了一声,心理实则高兴不起来,看似让他们自足,实则用的是李自成所掠老百姓的民脂民膏,最终苦的还是老百姓!

“臣,料得他们所获足以够三年自足自给,但绝不会真的部拿来组足自给”常宇一声叹息,崇祯帝皱眉: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高杰三人皆非善辈,欺百姓,掠民膏无恶不做是有先例的!”

“所以你要遣人盯着他们了”崇祯帝脸色逐渐变冷,用力握握拳头:“再忍忍,慢慢会收拾他们的”。

“不”常宇摇头:“盯的住初一,防不住他十五,与其这样,倒不如带在身边看管”崇祯帝一怔,随即醒悟:“此事你当与史可法详议之后再给朕个准信,朕会力配合你”。

房间里的爱心妹子如此纯真

常宇微微一笑:“皇上,此事如顺水行舟,几无阻碍,朝里的人巴不得臣不在京中,再者以剿贼平乱南下,他们也说不得什么”。

崇祯帝似笑非笑:“论行军打仗此事朝里的确无人能与你比肩,然则朝政权谋远不是你想象那么简单,这其中厉害关系一句话也说不明白,好在你只管打仗,打胜仗便可,余下便交与朕吧,朕擅此道,亦想一吐这十余年不快!”

常宇颔首,心中暗笑,这崇祯帝的报复劲上来了,刚尝到点甜头就乐此不彼了。

也无怪乎,自登基以来十余年,他被内阁压的死死的,大气都喘不了一口,再想想他哥天启皇上多悠哉,皆因背后有个魏忠贤,而如今他终于也有了底气,自要一吐十余年的压抑了。

“你对京中反腐之事怎么看”少顷,崇祯帝突然问道。

常宇略一沉思便道:“敲山震虎的效果已达到,皇上的决心也让朝臣感受到了,差不多可以收了,否则只恐朝中无人了!”

崇祯帝苦笑“朝中无人!可悲可叹啊!”

近来,东厂,锦衣卫都察院联手查贪反腐甚至互查,可真的顺藤摸瓜摸到不少鱼,甚至大鱼,看在崇祯帝的暗示下,只抓了些小鱼虾,大鱼则仅仅暗中警告并未拿人,就是怕牵连太广,一抓一窝,朝里无人可用可真成笑话了。

“莫不成就这样算了?”崇祯帝冷哼。

“自然不成”常宇微微一笑,:“否则他们长不了记性,皇上又何必折腾一番,警告敲打加罚银,此事交由锦衣卫去办”。

崇祯帝一怔:“为何不是东厂去办,白白将功拱手让给吴孟明”。

常宇又笑了:“臣,树敌已太多了,这等好事还是给吴大人吧”。

崇祯帝也笑了:“你也知道烫手,也罢,吴孟明最近有点闲就让他去做了”说着意味深长的看着常宇:“你不会故意报复吴孟明吧”。

常宇一脸茫然:“臣,为何要报复吴大人,莫不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臣的事……”

崇祯帝笑而不语。

前门外大世界会馆别院内,周遇吉,黄得功以及唐通等人皆在,为新入城的高杰,刘泽清,刘良佐接风。

这个别院便是常宇安排他们在京城的住所,隐秘清静又应有尽有,一般人绝对享受不到,别说普通入京述职的京官,就是六部大佬也没这待遇。

要明朝时外省入京述职的官员,多借宿于寺庙之中,除了薪俸低承受不了京城高消费外,还有其他方方面面,比如客栈多是与酒肆青楼混搭,堂堂朝廷命官刚入京就出入期间,少不得被人指指点点传到御史耳朵里,那就少不得泼墨渲染了。

再者明朝禁止官员超标准住宿。《大明律·兵律五·邮驿》规定:“凡公差人员,出外干办公事,占宿驿舍正厅上房者,笞五十。”这就是说,如果外省官员进京时贪图居住舒适,住在旅馆上房,被发现后,会被打50大板。

客栈住不起亦不便,或可住同乡会馆?

也是在给御史送弹劾的“子弹”。毕竟,明朝从朱元璋开始,就极力防止官员拉帮结派、互相勾结。外省官员千里迢迢奔赴京师,已经很不容易了,何必住在会馆里担惊受怕,给自己找罪?

所以为了节省和避嫌,多选择寺庙。

文官如此,武将因有兵权,虽不怵烟花之地的污名,却亦不敢与谁有相交甚密的嫌疑。

如今这个棘手的事被小太监给解决了,虽说几个军方大佬不差钱,但有人包吃包住包玩自是最好不过,而且这种地方完也将外人隔绝,唯一能来往密切的就是东厂,即便被一些御史得知亦无所谓。

东厂是皇帝的心腹,与其交往甚密就是与皇帝甚密,而且,崇祯帝求之不得和这些将领甚密呢。

这一别院内,群雄齐聚一堂,江北的军方大佬几乎算是到了,周遇吉,黄得功,唐通,马科,刘泽清,高杰,刘良佐,七大总兵在堂上一坐,气场之大让侍候的仆役都双腿打颤。

只是,堂内气氛有点不对。

这七人哪个不是跺脚震一方的军方老大,一人就是一个江湖,何况七人。

说不和太过婉转,实则就是互相瞧不上眼。

周遇吉为人沉重,至少在场面上还是过得去,可黄得功心直口快,又嫉恶如仇,他与刘泽清,高杰素有嫌隙,当真是看了就反胃,哪有好脸色,而和刘良佐虽曾并肩作战过,但不耻其为人,亦是爱答不理。

可以说,见面没说上几句,火药味就上来了,在刘泽清的煽风点火下,若非周遇吉左右圆场,高杰和黄得功差点就动手了。倒是唐通和马科在旁边瞧了个乐子。

“趁虚而入占了便宜还卖乖,恬不知耻!”黄得功一脸鄙夷在刘泽清和高杰脸上撇来撇去。

砰的一声,高杰砸桌子:“给周总兵面子,几番忍你了,吾等千里来援,你们缴获鞑子的可曾分的一分于我,尔将士在大营有吃有喝又能入城戏耍,老子的兄弟现在却在城外淋雨喝风,连口稠的都吃不到,你还跟老子说无耻,无耻的过你么”。

“他妈的,你不忍了又能如何,要和老子打一架么”黄得功一声吼,起身又要动手,却被唐通和马科死死拉住:“莫伤和气”。

“吾等缴获鞑子所得,乃是辗转千里兄弟们拼了命搏来的,你他们的追的闯贼若非吾等在保定府浴血苦战才将其击溃的,尔等能这么轻松捡了便宜,此时却还想着要分一杯羹,要点脸不,打鞑子尔等可出了一分力气!”黄得功劈头盖脸一顿臭骂。

高杰口才不佳,顿时哑火却也气到脸红脖子粗,刘泽清适时出手相助:“先不论捡不捡便宜,吾等可是奉令行事,当初厂督大人令吾等追敌,难不成吾等要还要违抗军令不成,吾等若有那胆子,倒了省了辛苦不用跑这一趟了”。

言下之意,一切都是奉令而为,占着便宜了是我命好,是小太监给的便宜,你不服找他去呀,你们没占着活该倒霉呗。

这话顿时把黄得功怼的哑口无言,立刻火冒三丈,他对刘泽清本就有宿怨,拿起茶碗就抡了过去:“就数你最为无耻……”

刘泽清侧身躲过,亦是火气,堂上众人连忙相劝,将两人死死拉开,周遇吉眉头紧皱怒吼道:“都是堂堂一方总兵就不怕传出去丢人,惹人笑话”。

“谁特么的敢笑话?黄匹夫,不服咱们就出去干一架”高杰怒吼。

“诸位,这是怎么了,这般热闹”一个声音从外间传来,李岩拄着拐杖缓缓而来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书友们,走走票,给点鼓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