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m630软件下载

标签:

伊王藩,嘉靖年被嘉靖皇帝除籍了,但是旁系还在。

除籍之后,这些宗亲是消停了一阵,可时间久了,也就放飞自我了。

这是因为啥呢,因为伊王虽然糊涂,但是人家在的时候,好歹能当个老大哥,约束一下这帮臭弟弟。

老大哥被搞掉,留下一帮郡王,没了顶头约束,再加上万历皇帝本身就是个比较亲信皇室的人,对宗亲的约束力更弱。

到现在,万安王虽然名头是郡王,但直管的伊王早就没了,福王朱常洵连自家宗亲的屁股都懒得擦,更管不着这些事。

结果就是伊王藩纠和其余宗亲闹事,自然而然给算到朱常洵头上来了。

其实这也无可厚非,谁叫朱常洵平时啥也不管,出了事也不闻不问,体量大,还护犊子。

洛阳皇室宗亲闹了事,不往你福王身上想都不行。

这事出到现在,朱常洵可是一句话没说过,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发展,人一倒霉起来,喝口凉水都塞牙。

朝廷听到的消息,就是朱常洵带头闹事,百姓们从京报里得到的消息是这个,文武百官也恨不得把福王黑下马。

所以自然而然的,宗人府改制后第一个关注的,就是朱常洵。

不过也没必要说他可怜。

深深回忆的纯真少女

朱常洵在洛阳的确没干什么好事,他虽然没做太多伤天害理、灭绝人性的事,下头宗亲却没少干。

侵占百姓土地,侵占卫所土地,甚至连文官的土地也要侵占,这些宗亲们打着的,可都是福王府的名头。

边疆地区,汉人与蒙古人的茶马交易,那是暴利,每个月都有人因此大发横财。

打着福王府的名头,地方有司怎么敢查?

还有那些商铺、店铺,走商跑货的,一个个只要挂起福王府大旗,连税都不用交,除了督办司,根本不会有人去查。

所以说,雪崩的时候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,后世总有人圣母,谈什么罪不及自身。

这些事又不是朱常洵干的,凭什么就把他黑成翔?

事实是,朱常洵没干,但他心里必定清楚,甚至可能也有默许,享受着这些事带来的名与利,出事的时候,凭什么不受惩罚?

据朱常洵所知,自己二儿子颖王朱由矩,只是跟着万安王去了一趟督办司,主要事也不是他干的。

宗人府来一趟,不去抓罪魁祸首万安王,直奔自己儿子来了,这是什么道理?

我福王藩好欺负不成。

其实张维贤想的也差不多。

倒不是因为他们好欺负,就是因为世人都以为福王不好欺负,所以宗人府刚刚改制,才要欺负一下他们。

一来,这是皇帝的态度。

福王体量太大,这次闹起来,就是各地藩王们在试探朝廷的意思,要是不给他按住了,以后的乱子比这更大。

二来,宗人府刚刚改制,权利虽然有了,但毕竟咱大明朝的王爷们还没经历过被抓和被威胁这种事儿。

就得通过福王这老东西,让他们知道知道,就是福藩的人惹事,宗人府该抓还是要抓。

以后这种事还会是常态,朱由校肯定不会让这些便宜亲戚吃垮自己的大明。

至于你福王敢闹,最大能闹到什么地步,有宁王造反那次大吗?

就算是你有能耐造反,朕能几个月平定西南土司,你们几个藩王,还能比地方割据更厉害。

顶了天,也就是再给朕刷一次威望!

说白了,这次张维贤来,是一个有恃无恐的态度,换了许显纯可能就没有这么客气,基本是要三句话不出头直接拿人。

张维贤毕竟老油条,也知道明面上给朱常洵一点面子,他好下台阶,不逼的太过分,事情能过去就过去算了。

宗人府只管抓人,你福王不服,那得去和当今皇帝去说。

朱常洵心里不爽,他不想管事,但这并不代表他真和文官们写的那样,是个傻缺。

服个软,如果皇帝想要收手,顶多损失一个儿子和些许威望,可能还会赔偿一些银两。

可要是不服这个软,参与进来,执意给闹事皇亲出头,这就不能善了。

朱常洵虽然才见过朱由校一面,但是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

他知道,这位皇侄子是个软硬都不吃,简单粗暴的性格,要是皇亲们敢闹的太大,多半是要直接动兵。

一旦动兵,事情就大发了。

福王府的人都不演了,朱常洵这边意思一出,便就痛痛快快把朱由矩带来正殿。

看着这位十六岁的小颖王,张维贤也是恭恭敬敬的让后几步,揖身道:

“见过小王爷。”

“父王…”朱由矩有些害怕。

他不知道,当时万安王请自己去府上做客,实际上是打着狼子野心,借福王府之名,行僭越之事。

朱由矩躲到了朱常洵身边,眼神中充斥着对张维贤和他身后宗人府校尉的不信任。

“多的话,本王也不多说了,他还是个孩子,还请英国公不要加害于他。”

出人意料,向来态度强硬的朱常洵,居然在请求自己,这不得不说,是刚才那番以礼待之起了效果。

朱常洵这话里,包含着深深的无奈,但其实他这个人也不值得同情和可怜。

做个王爷,没有对同藩宗亲起到丝毫约束的效果,反而被他们借着名头,到处耀武扬威,有的时候还被三言两语带节奏,站出来给人当枪使。

张维贤保持着最基本的礼仪,轻声笑道:

“王爷只怕是将我们宗人府想成与东厂、北镇抚司一样的地方了。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朱常洵忽然看过来。

张维贤一时哑然,也不再多说,挥手命人从福王府带走颖王朱由矩,出了福王府,他换上一副面色,道:

“走,去万安王府!”

在万安王这块,宗人府可就没有这么客气了。

宗人府的校尉们连门也没敲,按照惯例破门而入,张维贤看见前来阻拦的管家,二话不说,一个巴掌扇了过去:

“抓人!”

“整个王府,部抓到京师!”

管家脸被打的通红,原地转了一圈,差点没直接晕倒,站那蒙圈了半晌,反应过来后,还是愤怒地吼道:

“你们是谁,居然敢闯王府,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

“宗人府!”一名校尉上前,拿出玉牌,颐气指使地道:

“天启二年三月起,宗人府改制,与礼部各管各事!”

“皇上有旨,万安王一藩,除名玉牒,叫我们宗人府负责捉拿,怎么,你不服?”

管家一听,傻了。

这不服不行,宗人府这一番改制,怕是要原地起飞了。

万安王一藩,是已定的闹事宗藩,而且朱由校也明旨下发,除爵、除籍,除名。

对于这样的落汤鸡,宗人府自然没什么好顾虑,抓就完了,怎么惨怎么来。

还得说张维贤办事知道分寸,什么人该狠,什么人该给面子,拿捏得极其到位,这在后来,也给朱由校省了不少麻烦。

这天,洛阳城的百姓,只听见从洛阳城北门不断有马蹄声,无数身着白衣的人骑马奔行而过。

这些白衣人聚集在名噪一时的万安王府门前,不由分说便破门而入。

百姓们纷纷聚来,指指点点,喧闹不已。

不多时,万安王及其宗亲被数捉拿出府,一名校尉身上挂着宗人府的玉牌,半空中铺开一份文书,高声念道:

“皇上有旨,天启二年三月起改制宗人府,专察各地皇室宗亲。”

“万安王纵容宗亲子弟,不遵朝廷宗室限禄法,打砸督办司,即令宗人府赶赴洛阳,查抄家产,除爵、除籍、除名!”

“此等皇亲,朝廷所不容也!”

“万安王一藩之庄田、财物,如数划归皇庄,用以在洛阳推行今夏、秋两季番薯、马铃薯种植。”

“当地无家可归之百姓,可经督办司入册,世代于皇庄耕种,五年之内,免除徭役!”